一个企图写文的大号

☆周年庆·竞猜☆ 心心向荣

太甜了,甜的想哭

gotonehead:

是谁?!


*请在原帖评论竞猜


Double J 粮食供销社:






 规则及作者范围 (链接











*小朴市长×小林局长




*不懂政治,有bug请忽略。




 




心心向荣




 




“珍荣,你什么时候忙完啊?”林在范在市长办公厅里等了俩小时了,可是朴珍荣除了处理文件和接电话,愣是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朴珍荣头也没抬,一边低头写着什么一边分出一点心神来回答他的问题:“你回去吧,我还有事儿。一会儿还有个会。”




林在范看了看时间,表情不太好看,“这都几点了,你还加班啊?今天又不打算回家,在这办公室窝一宿就算了是吧?”




“我说林局长——”朴珍荣终于放下笔看向那人。见朴珍荣看向自己,林在范也立马换上一个笑容,看起来有点傻。




朴珍荣看着他的笑,轻咳了两声,他立马就把笑收起来了,变成一副十分恭敬的样子。




“林局长,看来你平时工作一点儿都不忙啊!”




“珍荣……”




“现在是在市政府!”




林在范看着朴珍荣严肃的样子,立马站直了身板,“是,您是我领导,朴市长,朴市长行了吧。”




朴珍荣又低头继续工作:“既然知道,以后在市政府注意点儿。你一个市局局长,天天往我这儿跑像什么样子?”




“我这是汇报工作!”林在范一本正经的说道。




“行行行,那你赶紧汇报,说完赶紧回你局里去!”朴珍荣抬抬手朝他甩了甩。




林在范无奈的叹了口气,“行,我走。不过我走之前,我亲爱的朴大市长方不方便告诉我最近有没有时间啊,和我吃个饭呗。”




朴珍荣瞥他一眼,“接下来几天你都别来找我了,我明天去丽城开发区视察,视察回来还得开会讨论关于开发区的改革方案,没时间。”




“行,我不会打扰你的。”林在范早就习惯了,朴珍荣这副不冷不热的样子,而且对于他的邀请,朴珍荣永远都是一个态度——拒绝。




见朴珍荣还是很忙,林在范就打算离开了,“那你记得吃晚饭听见没,我走了啊。”




“你比我妈还烦。”朴珍荣小声嘀咕着,抬头小心的看一眼林在范离去的背影。




那人穿着一身警服,腰板挺直的往外走,长手举得高高的小幅度的挥着。不用看他的脸朴珍荣也能想象出林在范说“再见”的样子。




林在范迈出办公室的大门,即将带上门的一瞬间,朴珍荣听见那人在喊他的秘书。




是又叫人监督我吃饭呢。朴珍荣想着,嘴角扬起一丝微小的弧度。




 




 




朴珍荣和林在范是大学同学,说起来也巧,两个人毕业后就分配在一个地区工作,一直到现在都是。而且两个人都年纪轻轻的就坐上现在的位置,也是分外惹人眼红啊。




在外人看来,他们俩也就是关系普通的校友,可是在市公安局副局长兼两个人的大学同学王嘉尔眼里看来,他们俩的关系怎叫一个“剪不断,理还乱”啊。




他作为一个局外人,他觉得林在范就差把“朴珍荣我喜欢你”几个大字写在脸上了吧。而且按他了解,朴珍荣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总是拿什么影响不好,耽误工作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拒绝王嘉尔在中间牵线搭桥,甚至连私底下见面都不爱给林在范好脸色瞧。




王嘉尔是怎么都想不通,这朴珍荣脑子里到底怎么想的,怎么就能对林在范的一片真心视而不见呢?




“唉……”王嘉尔刚叹了口气,林在范就推开他办公室门进来了。




“你这是叹什么气呢?”林在范笑笑的在沙发上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




“交友不慎哦!”王嘉尔努起嘴摇着头。




 




 




第二天一早,朴珍荣乘上专车就直奔丽城。他没和林在范交代什么时候去,要去多久。不过就按两人目前的状况,朴珍荣是林在范的领导,也确实不用交代什么。




丽城是个依山傍水的城市,城里还有一大片的煤矿资源。朴珍荣此行的目的就是要通过实地考察,根据丽城的已有资源,确定丽城开发区的发展方向。




刚进丽城,朴珍荣就开始观察四周的景象,未开发的荒地大约有多少,可以如何利用之类的通通要在脑子里先形成大概的数据和概念。




朴珍荣正想的入神,车突然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一个不注意他往前一磕,正好撞上前方的座椅。




“市长,您没事吧?”坐在副驾驶的秘书回头问道。




朴珍荣揉了揉撞到的额头,“没事。怎么突然停了?”




司机下车看了看,随后回到车里向朴珍荣报告:“市长,前面应该是塌方了。”




塌方?朴珍荣皱了皱眉,直接下了车看了看不远方堆积起来的黄土和石块,又走近了些观察塌方处下方的情况。幸好下方是无人居住的荒地,看情况塌方也不算十分严重。




“别开车了,走过去吧。”朴珍荣说着迈开步子直接踩上了黄土,打算直接从上方越过去。




“市长您小心点儿!”随行的秘书担忧的跟在后边,双手一直准备着要扶朴珍荣一把。




“你自己小心点儿,别管我。”朴珍荣回头看他一眼,让他把手收回去。




坐久了办公厅,很少徒步出行,朴珍荣权当是锻炼身体了。




翻过塌方处,朴珍荣用力跺了跺脚试图弄掉一些黏在他皮鞋边上的黄土,可是硬是弄不掉。




跟林在范似的,怎么都甩不掉。朴珍荣这样想着,朝秘书交代道:“一会儿你不用跟着我,直接找道路管理的负责人,尽快把塌方路段的清除工作做好,不要影响车辆通行。”




一路走进丽城,朴珍荣大老远就看见一群人在政府门前等着。等他走近了,看他是徒步来的,一众人这才从朴珍荣口中得知塌方的情况。




“朴市长,这几日丽城接连下雨,大概是这样才引起塌方的。丽城目前还处于开发阶段,进出的车辆不多,您又来得早,这不,我们都还不了解情况。我立马通知人员去清障,请您放心。”开发区的区长一脸严肃的和朴珍荣说着,生怕朴珍荣开罪他似的。




朴珍荣朝他点了点头,“行,那你尽快安排,让我的秘书跟着去看看,要确保没有伤亡。”




“是,是。”区长连连点头,立马就叫了人去办。




 




 




在丽城的第一天,朴珍荣跟着区长详细了解了丽城目前所拥有的资源,以及资源所处的地理的位置。煤矿那边他还没去看,打算明天再去。




他正看资料呢,手机突然响了。拿起来一看,是林在范发来的短信。




别工作太晚,记得吃饭。




朴珍荣看着心头一暖。这些年,他都习惯了。林在范总是对他管东管西的,比他妈还唠叨呢。只要是见不了面的时候,林在范都会给他发短信,叮嘱他吃饭,睡觉,加衣,带伞,事无巨细。




放下手机,朴珍荣嘴角噙着一点笑意继续看资料了。




而在市公安局里,刚刚发了短信的林在范抱着手机不放,眼睛死死的盯着手机屏幕,像是在盯着罪无可赦的死刑犯似的。




“又没给你回吧。”王嘉尔端着杯茶从他面前走过,似有若无的嘲笑着他。




“去去去。”林在范一把抢过他手里的茶杯,自己喝了一口又塞回他手上。




王嘉尔看着洒了自己一手的茶水,无奈至极。这幸亏他这茶泡了好一会儿了,不然还不得烫死他。




 




 




又是一大早,朴珍荣随便吃了点秘书帮忙买回来的早餐,喝了半碗豆浆就出门去了。他这人向来守时,有事情更喜欢尽早去做。




车早早就在外头等着了,一上车就直接开去煤矿区。




路上他跟区长了解了一些关于煤矿区的事儿,听说那儿的煤矿资源开采的差不多了。等开采完毕,也要想想如何好好利用那一片区域。




到了煤矿区,负责煤矿区开采的负责人小金早就等在那儿了。




“市长,您小心脚下。”小金扶了一把差点被石头绊倒的朴珍荣提醒道。




朴珍荣道了谢,就听小金给他报告关于煤矿区的具体情况。




小金说,煤矿区的开采已经基本完成,赶赶工大概再有一周就能开采完毕。




朴珍荣一边听着小金的话,一边观察着四周的地形,脑子里思考着要如何利用这一块儿的地形优势。




“工人们现在上工了吗?”朴珍荣问道。




“等吃过早饭就上工了,都在呢。”




“那一会儿我跟着他们下去看看。”




“这……”小金和随行而来的秘书和区长都面露难色。毕竟这是下矿洞,谁都不能保证没有万一。




“那么多工人难道就不怕?”朴珍荣当然明白其中的危险性,不过他还是反问了一句,一脸坚持的样子。




朴珍荣性子倔,一般人拗不过他,不然林在范也不会磨了他这么多年也没个结果。




最后朴珍荣还是换了身衣服,带好了装备,然后提醒了工人们带些面包和水之后,就一块跟着工人们下了矿洞。




煤矿所处的位置在地表以下几百米,温度有些高。朴珍荣刚进去一会儿就满头是汗。




他跟着工人们一步步深入,跟着他们一块儿挥铲子,弄得自己灰头土脸的。




煤矿开采本就是辛苦又危险的活儿,每年全国发生的煤矿事故大大小小数不胜数,身为市长朴珍荣都心知肚明。




只是这时候的朴珍荣一定没想到,这事故居然发生在他身上了。




 




 




林在范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办一个案子,那头王嘉尔着急的和他说:“丽城开发区的煤矿矿洞发生了坍塌事故,据开发区区长和随行的市长秘书说,朴珍荣……在里面。”




那一瞬间林在范脑海里只有大大的“坍塌事故”和“朴珍荣”这几个字眼。他急匆匆的交代了手上的案子,直接自己开了警车就直奔丽城。




电话里王嘉尔说局里已经派人过去支援了,救援人员也在往那边赶。王嘉尔还一直劝他冷静,和他说现场没有发生瓦斯爆炸,朴珍荣一定会没事的。




警车畅通无阻的开往丽城,却在半途上被清理了一半的塌方阻拦。




林在范直接下了车,出示了证件,“给你们半个小时,必须清理出一条路让救援队伍顺利通过,听见没有!”




负责的人被林在范的神色吓得一愣一愣的,只能不断的点头,不敢惹这位阎王爷。而且要是因为他没及时清理好塌方而耽误了救援队,他自己估计也要完。




见林在范离开了,那人就赶紧催着做清理。




林在范一路用跑的进了丽城,见着车就直接出示证件要人给他送到矿洞区去。




这会儿的他心急如焚,满脑子只有朴珍荣。




到了矿洞区,丽城的救援人员已经开始救援工作了,市长秘书就在一旁看着。林在范上去就质问人家:“矿洞那么危险,你们怎么不拦着他!”




“林局,林局!”秘书赶紧把自己的衣领从林在范手中解救出来,“您也知道市长那脾气,他非要去,我们拦得住嘛!”




林在范大口喘息着,转过身掏出手机给王嘉尔打电话:“你到哪儿了?赶紧多带些人过来!医护人员都来了没有!”




王嘉尔知道,只要一碰上朴珍荣的事儿林在范就没了理智,“都安排了,你别急行不行!你现在急只会害了珍荣!”




听了王嘉尔的话,林在范才算恢复了一些理智。就算不能不急,他也得冷静下来。




他不能慌,朴珍荣还等着他去救他呢。




 




 




救援队忙着运设备进行救援,医疗队随时待命,公安负责维护现场秩序和帮助救援队。林在范在现场指挥,跟着他们一起不眠不休。




幸运的是,这次的事故没有引起瓦斯爆炸,据推测塌方地点与朴珍荣和工人们所处的位置也有些距离,且事故不算严重。




救援队忙活了将近五个日夜,终于顺利清除了障碍。




一直待命的医疗队立即把工人们抬上了救护车,直奔医院。幸好工人们下矿洞前都带了一些水和面包,大家都没有生命危险。




林在范在外面等得焦急,指挥的手指都在颤抖。他没有看见朴珍荣,一直都没有。




直到最后一个工人被抬上担架,林在范才看见朴珍荣被搀扶着走出来。




林在范大步走到他身边把人接过来,“你怎么不上担架?走,我送你去医院!”




“我没事儿。”朴珍荣拍拍他的手,“就是有点饿,有点脱水,没什么事儿的,不用去医院了,回去好好休息就行。”




林在范仔细的看了看朴珍荣,他脸上都是煤灰,嘴唇看得出有些发白。不过他的意识很清醒,走路也没什么问题,他也就不和他拗了。




拗到最后大概他们会吵起来,可是林在范现在真的不想和他吵。




林在范把人扶上车,亲自送到了朴珍荣在丽城的临时住所。一路上,林在范很清楚的感觉的到,朴珍荣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脸上。




如果这时候林在范不那么焦急一点,如果他能够想到侧头看朴珍荣一眼,他大概就能看见他一直期待着的,却一直没在朴珍荣眼里看到过的缱绻和柔情。




回到住所,朴珍荣说要先去洗个澡。林在范担心他洗到一半出事情,说要和他一块儿进去,被朴珍荣一口拒绝了。




“你先休息一会儿,等我洗好了你也去好好洗洗。我不会有事的,你放心。”




等两个人都洗完澡,换了一身衣服,这会儿才算真的能好好讲会儿话了。




林在范二话没说就一把把朴珍荣抱住,死紧死紧的,生怕朴珍荣会消失似的。




“听到事故的消息的时候,我半条命都没了你知道吗?”




在想到他有可能再也见不到朴珍荣,听不见他说话的时候,林在范脑子里一根名叫理智的弦就崩断了。




他太害怕了。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现在正给你抱着呢。”朴珍荣不但没有推开林在范的拥抱,反而伸手回抱住他,手掌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着他。




“珍荣,我真的,吓死了……万一,万一……”




“没有万一,不会的。”




朴珍荣捧过林在范的脸,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眼眶发红,突然心头一热。




在矿洞里,面对着也许再也见不到林在范这样的可能时,朴珍荣也害怕极了。待在矿洞里等待救援的时候他一直在想,想了他的家人,他的事业,他和林在范的这些年。




在他再一次看见林在范时,他觉得,他终于想明白了。




这个世界上,还会有谁像林在范这样,把朴珍荣放在心尖上,满心满眼都只有一个朴珍荣啊。




人生里,能碰上一个为你哭的男人,多不容易啊。




朴珍荣看着他的眼睛,往他那边凑了凑,然后有些发凉的嘴唇就轻轻贴了上去。




那一瞬间林在范整个人都僵直了身体,眼神里满是惊喜。他等了太久了,久到他以为,他这一辈子的时光都要为了朴珍荣心里那一份不肯明说的感情耗到油尽灯枯了。




“珍荣。”林在范的眼眶更红了,眼角还泪光闪动。




朴珍荣细白的手指抚过他的眼角,抚过他眉眼间的两颗痣,冲着他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只是一个笑,看得林在范心动,凑过去要吻他。




朴珍荣伸手轻轻推了他一下,小声说道:“我累了,先休息吧,好不好?”语气里透露出一点撒娇的意味,听得林在范一颗心都要化成一滩水。




 




 




市里原本给朴珍荣批了一周的假,朴珍荣却在休息了三天以后坚持回了市政府。这三天都还多亏了林在范拦着,不然朴珍荣第二天就得回去工作。




一回市政府,朴珍荣立马就召开了会议讨论关于煤矿事故后对工人的补贴问题以及丽城开发区的改革方案。




谈起那些工人,丽城开发区的区长还专门带了工人们的感谢过来,说是多亏了那几天在矿洞里朴珍荣一直鼓励他们,他们才能安全的撑到最后。




对于丽城开发区的改革和发展,朴珍荣心里其实已经有了大概的想法。根据丽城的地理条件资源,开发旅游业的同时进行招商发展其他产业,再合适不过。




此外,关于基本开发完毕的煤矿区,朴珍荣认为可以充分利用那块地建造人工湖及环湖公路,形成一道风景的同时也利于环境保护。环湖公路还能用于举办环湖自行车大赛,吸引游人的同时还能吸引投资商的关注。




确定方案后,丽城开发区就正式开始动工。解决了心头一件大事的朴珍荣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回到办公室,朴珍荣还没进门呢就被秘书告知了林在范在里面等他。




“不是和你说了少来我这儿嘛?”朴珍荣自顾自倒了一杯水,然后走回位置上坐下,低头开始看文件。




林在范不满的走到朴珍荣身边去,“我现在可不是以公安局局长的身份来的,我是以朴珍荣的男朋友的身份来的知不知道?”




朴珍荣适时的用茶杯掩盖了自己嘴角的笑意。他呀,不能给林在范太多甜果子吃,不然这人是会蹬鼻子上脸的。




“欸我说珍荣啊,你到底为什么老是拒绝我来找你啊?”这个疑问不论是林在范本人还是旁观者王嘉尔,都好奇好久了。




朴珍荣放下茶杯,拉着人到沙发上坐下,一脸认真的模样,“我是市长,你是市公安局的局长,我和你是大学同学,这大家都知道。可我现在毕竟还是你的领导,市委书记又一直挺欣赏我,你和我走太近,会让人家觉得咱拉帮结派,认为咱有裙带关系的懂不懂?我之前听市委书记说了,按你现在的表现,再干两年,就能升到省厅去。我不能让你落什么把柄,知道没?”




林在范还真没想这么多。他只知道踏踏实实的干事,没想过要靠什么关系往上走。不过朴珍荣毕竟是心思缜密的人,他考虑的向来比自己更全面。




“原来你帮我考虑了这么多啊?”林在范冲着他笑嘻嘻的。




朴珍荣不理他,站起身准备继续工作去了,“你知道就行了,要明白我的苦心。”




林在范也跟着起身,伸手拉住朴珍荣的手腕,把人拉进怀里快速的偷了个香,“行,领导的话我一定听!”




朴珍荣佯装要打他,看着林在范急急忙忙的跑走了,才收回手,耳朵微微泛红。




 




 




三年以后,两辆自行车停在丽城开发区的环湖公路旁。




难得的,这一天朴珍荣有空,林在范也就赶紧空出时间陪他来了一趟丽城。




看着眼前的湖,朴珍荣自己也觉得神奇。三年前这儿还是一片煤矿开采区,他差点在这儿丧命,现在呢,波光粼粼的湖面,湖岸边还种了柳树,修了环湖公路,完全是大变样了。




“喝水。”林在范刚刚买了水回来,拧开一瓶就递给了朴珍荣。




“现在丽城开发区有这样的发展,可都是你的功劳啊。”林在范自己也开了一瓶水,咕嘟咕嘟就喝了小半瓶。




“什么叫都是我,这是大家的功劳。”朴珍荣看他一眼,见他喝水那么急,有些水都沿着下巴淌下来了,赶紧抽了张纸巾给他擦了擦,“你慢点儿!好几天没喝水了啊。”




林在范看着朴珍荣为自己擦着水渍,心里说不出的甜。换成当初,林在范一定不敢想象会有今天。




把擦过的纸巾丢进垃圾桶,朴珍荣走回来,突然调笑着问道:“你现在可是省厅的厅长了,你官儿比我大了,不会报复我吧?”




“哪儿敢啊,你不也要升官了嘛。再说了,家里你永远是我领导!”林在范说着还给朴珍荣敬了个礼,惹得朴珍荣发笑。




“珍荣啊。”林在范喊他一声,问道:“你知道什么叫‘心心向荣’吗?”




“还能是哪个欣欣向荣?”朴珍荣眉眼间有些疑惑。




“那你听我说。”林在范指了指四周的景象,“看看现在丽城的发展,还有我们的事业,这叫欣欣向荣。可我对你的这么多年,这叫心心向荣。”




那双朴珍荣牵过许多次的手比作一个爱心往他面前一递。




林在范冲着眯着眼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朴珍荣的动作看似嫌弃的伸手把他的爱心往回一推,实际上却是在碰上他的手指时轻轻卷起了手心,眼角的小褶子里全是挡不住的笑意。




 




END




 




注:文中丽城开发区的改革内容参考自《人民的名义》中的林城开发区。






评论

热度(240)

  1. 叶叶叶叶叶叶叶子Double J 粮食供销社 转载了此文字
    啦啦啦这篇就是我写的啦~这么晚才转载的原因是因为对文章进行了一些修改(虽然可能和没改没什么区别😂)...